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胡子肥爷

如果拉高你裤子的拉链,那就直接地提高了你的受尊重程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肥爷说事之 血粑鸭  

2013-12-11 10:36:23|  分类: 旅行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 如果你去过地处大湘西的湖南怀化,肯定吃过那里的特色菜——血粑鸭。第一次听到“血粑鸭”这个名字,一般人都猜不出它是什么样子。不过,只要吃过它的人,便会永远记住它的美味。

 几年前,肥爷第一次去怀化,朋友点的第一道菜就是血粑鸭,用他的话说:“到了怀化,你要是没能尝到血粑鸭,就算是白来了。”这话听上去似乎有些玄乎、夸张,而“血粑鸭”听上去更是生僻、新鲜,不过确实叫人充满了期待。等菜上桌的空当,朋友侃侃而谈。在湘西,炒仔鸭应该算是一道最常见的当家菜,逢年过节就不用说了,餐桌上肯定免不了有一大盘。湘西的炒仔鸭有很多种风味,比如怀化就有三大名鸭——芷江鸭、洪江血粑鸭、辰溪血鸭,可谓是各有千秋。这其中的血粑鸭,是风靡湘西的传统名菜,曾为清朝贡品。

 所谓血粑鸭,主要由血粑和鸭块、鸭下水一起烧制而成,算是做到了食尽其才,连最最不起眼的鸭血也来了个华丽的转身,与糯米搅和在一起做成血粑,经过蒸熟、放冷、油炸等过程,一块块变得香酥可口,外焦脆,内软糯,再与鲜鸭块、内脏一起爆炒,加入当地的甜酱和“四大将军”,即仔姜、大葱、红辣椒、花椒一起即可烧制而出一道香气四溢完整版的血粑鸭。

 听着朋友的叙说,心头早已长满了爪子,只恨厨师手脚太慢。终于等到血粑鸭上桌,正待仔细欣赏打量这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美食模样,只听朋友一声“吃血粑鸭要趁热吃”,赶紧下筷,只怕稍有迟疑就会酿成“煮熟的鸭子飞了”的悲剧。

 进了嘴才觉出这鸭肉和往日所吃的鸭子大不同。舌尖触处,微辣,门齿咬处,略辣,待咀嚼时这辣味却加深了,深藏在鸭肉的每根纤维中,仿佛这鸭子生来就是辣着生的。用朋友话说,因为干红辣椒的味道都煮在血粑鸭里了,越吃越辣,越吃越有味,吃得汗流浃背都无所谓,这样才感觉到痛快、过瘾。

 做血粑鸭的鸭子以当地特有的小头鸭为最好。小头鸭吃的是稻米及小鱼、小虾,肉质细腻且不说,鸭肉紧而不柴,嫩而不腻,滑而不油。故而做好后的鸭子,尚未入口,就早已是异香扑鼻。

 在湖南怀化,吃鸭子就是一种文化。当地流传着一首吃鸭的歌谣:“八月里来八月中,家家户户杀鸭公,鸭头鸭脚老板吃,叶翅棒棒待长工”。怀化人习惯将鸭头、鸭脚、鸭翅奉为筵席上的“三杰”,作上等珍肴待宾客。最有趣的是其鸭血从一种附带品,一跃成为其主食材,宛如灰姑娘穿上舞鞋就变成了白雪公主。由鸭肉和血粑烧出来的血粑鸭,因为两种主料互补、融合后就产生一种与众不同的口味,既有鸭肉的鲜美味浓,又有血粑的清香糯柔,吃起来口感香浓,食欲大增。

 回到上海肥爷便依样画葫芦自行“炮制”血粑鸭(走前向朋友讨了秘方),然而,数次折腾均以失败告终,最终只能面对现实承认,血粑鸭只属于湘西,我们带不走它的美味,只能带走关于血粑鸭的念想。

 正因为这样的念想,这几年肥爷有意无意都在找机会去怀化,每次去了吃这道菜成了雷打不动的保留节目。真是应了朋友的那句话:尝过血粑鸭美味的人,魂魄就被牵走了,吃了第一次,还想吃第二次、第三次。。。。。。

 

肥爷说事之   血粑鸭 - 大胡子肥爷 - 大胡子肥爷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7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