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胡子肥爷

如果拉高你裤子的拉链,那就直接地提高了你的受尊重程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肥爷说事之 茶之物语  

2014-05-26 10:26:57|  分类: 肥爷说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春夏交口,天空阴郁,有雨零星。去喝茶,老光“升堂”,“堂口”就在他的茶巢——宝善宫。

冬雨的午后,江升霭,崖萦雾,雾霭虽浅,却和着阴天的冷色调,把掠过的画面降到了如摄影中的最低饱和度,甚至近乎黑白旧照。这可能是惯常的坏天气,但真动了感受的心念,也许就突然涌起了旧事的温馨。这雨和雾过滤了都市的喧嚣,这一路里,仿佛都市被卸下了浓艳,竟有田园的宁淡为茶前备好了心境。

本是古镇,被现代旅游扯下了村姑的羞涩,纵然雨天,还是大方容忍着人流熙攘。还好,只有几十米的打挤,就到了宝善宫。

入得门来,市声全无,如碗盖打去了头茶的泡沫,喧嚣也就随之而匿。院落、老宅,才让肥爷重新感受到深闺的羞涩。木楼、戏台、老井、华盖如云的黄桷树,与茶应合的元素不一而足,也不容铺陈式的赘述,只是直感浅表:木宅与地势相契为斗,也许寓意斗盛宝善也。

虽雨所扰,不能在院落树下更亲自然地事茶,但也无妨,木宅临院,且有旧色温润,也让茶境不愧茶香。

虽是初临,却如似曾相往,轻车熟路便到了老光跟前。有些日子未“生花”了,也不寒暄客套,径直就端了斟好的“冰岛”,茶下穿肠,未语意到。——老宅无疏客,正好合了主客共茶的一个随随便便!

因提前到了,只主客仨俩,喝茶间隙,便到院中各处溜达。湿漉漉的院中,浓冬的黄桷树仍旧茂密,这充满生机感的绿,使冬雨中的老院不致气色萧瑟;反而是雨浸的湿,给院中的石板与青瓦,添了些许思绪可倚的韵致。

浅雨积水漾,草苔青石阶。此时临茶,不过七碗,思绪就会跑火车——想戏台的沪剧高腔,仿佛有穿透此时阴郁的绕梁;想木楼的廊上有香扇半遮的羞涩;想过往云烟的人也如今天的我们,邀了茶聚了友……茶友陆续到了,溜达和思绪也该回了。

人多了,便三桌相连,老光的一只盖碗便应付不过来了,于是左右开弓,双碗齐泡,正所谓:前有华蓥山双枪老太,今有宝善宫双泡老头。老光年长,本应清坐闲享,可老光嗜茶性真,说看到盖碗就手痒,争坐泡台,当仁不让;虽是忙了手脚,却也抒了情怀。

冰岛与昔归都是老光亲手自制,这茶里融了情意,比这茶的名头更为珍贵。自珍者推及人欲,是茶人的欣慰;已所欲,享与人,这是简单的快乐。有人为茶人定义而辩,辩得让人云里雾里,不明就里。转念一想,看看此时的老光,不用言辞,就知道何为茶人了。

一起喝茶,杯里盛满了主人的礼敬,交友如茶,虽清淡,不似浓酒辣汤;但这淡泊里,却穿越了杂相的纷繁,以清味朴香,直见心性;缘茶的交情,随了水墨,隐了浓彩,这就是茶与水交融的写意美丽。

老院的冬雨持续的零星,让茶境始终保持着品味的氛围。天不着意,人却载情;一茶一情,相融着快乐,一段时光,就被老光的双泡浇得个心满意足。

 

肥爷说事之  茶之物语 - 大胡子肥爷 - 大胡子肥爷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